document.write('
')
  1. 首页
  2. 玩转成都

双城经济圈建设下的城市机遇:打造高品质生活宜居地 加速吸引更多“新成都人”

双城经济圈建设下的城市机遇:打造高品质生活宜居地 加速吸引更多“新成都人”

双城经济圈建设下的城市机遇:打造高品质生活宜居地 加速吸引更多“新成都人”

从2011年的“成渝经济区”、2016年的“成渝城市群”再到如今“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”,十年间,成渝地区在全国区域版图中的地位不断上升。

一个普遍的观点在于,成渝若能真正唱好“双城记”、建好“经济圈”,无疑将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,从而与长三角、粤港澳、京津冀一同,形成“陆海内外联动、东西双向互济”的开放格局。

根据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要求,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要促进产业、人口及各类生产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,强化重庆和成都的中心城市带动作用,使成渝地区成为“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、科技创新中心、改革开放新高地、高品质生活宜居地”。

全新定位下,各项建设工作正紧锣密鼓推进,成渝“相向发展”迈出重要一步——5月6日,成都东部新区挂牌成立,以省级新区的形式打造“未来之城”;三天后,重庆召开主城都市区工作座谈会,在原主城9区基础上将渝西地区12个区扩展为主城新区。

种种迹象表明,成都东进、重庆西扩,将为中国经济“第四极”崛起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。

成都东进完善城市格局

没有“双城”,就没有“双城经济圈”。此前有学者表示,成都一直是“强省会”、首位度高,和重庆在成渝地区属于“双核独大”,但和其他城市群的极核城市相比,实力还相差甚远,在此情况下,应进一步做强“极核”。去年8月举行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更明确,要按照客观经济规律调整完善区域政策体系,增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区域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。

唱好“双城记”,提升中心城市的核心带动能力势在必行。从现实情况看,成都的谋篇布局早在三年前就已开始,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即是开辟永续发展的新空间。

2017年4月,成都在第十三次党代会上首次提出“东进”,跨越龙泉山向东发展,推动城市空间格局从“两山夹一城”的逼仄转向“一山连两翼”的开阔。这一全新部署也被外界解读为成都城市格局的“千年之变”。

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李晓江认为,成都此举不仅是为了扩张,也是为了西部的保护、中部的优化,“是认识到了自己的资源价值和发展取向,有针对性地制定方针”,虽然成都给自己找了个“难题”,但这个“难题”是长远利益所在。

而历经三年的酝酿谋划、战略研究、勘探规划、统筹提升、片区设计,成都东部新区日前正式挂牌成立,为“东进”翻开了崭新的一页。

一座千万人口的城市,光靠服务业很容易就会“空心化”,必须有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地方。作为省级新区,东部新区可以充分利用天府国际机场,发展先进制造业和新兴产业,形成新的人口和产业集聚地,完善成都的城市格局。

转变营城方式回归城市初心

如今,用“炙手可热”来形容这座西部城市,毫不为过。

截至2019年,成都常住人口达到1658万人,服务人口超过2100万。其最近三年的常住人口增量均超过25万人,同时,自“人才新政”实施以来,已累计吸引超过33万本科及以上学历青年人才落户。

在被越来越多人“用脚投票”选中的同时,成都也在转变营城方式,积极践行新发展理念,为新成都人打造一座“未来之城”,并以此吸引更多人口流入。

比如,不再“摊大饼”式蔓延,而是在适宜建设的空间紧凑布局城市组团,通过TOD 开发,以轨道交通串联各个组团;不要高楼林立,不要水泥森林,而是基于得天独厚的山水本底,探索在公园中建城市……

简单地说,“未来之城”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始终“以人为本”,促进产城融合、职住平衡,回归城市初心,满足普通人对美好生活的需要。

这也是城镇化进入“下半场”后,必须遵循的规律——从“土地”的城镇化到“人”的城镇化,发展主体、发展动力、发展逻辑都变了。用李晓江的话说,过去的城市发展是人跟着企业走,现在是企业跟着人走,“人们会基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去选择生活的城市,再在城市里就业。”

也因此,在这一轮新城新区建设中,成都极其强调“人-城-产”的发展逻辑,明确表示要统筹布局生产、生活、生态设施,以“精筑城”带动“广聚人、强功能、兴产业”,增强新城新区的宜居性和吸引力。

作为成都东进的“桥头堡”,日渐成型的东安新城正在成为其中“典范”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wzcd/104974.html